张玉环回村后被孤立

到目前为止,张玉环是我国被羁押时间最长的蒙冤者,长达27年的监狱生活,让他与社会脱轨且妻离子散,并且身心也受到了很大的摧残,张玉环无罪释放回到家乡后,依旧没人和他接触,还是有很多人不相信他,认为他钻了法律的空子。接下来,大家可以和百思特小编一起详细了解一下哦~

 

 

张玉环回村后被孤立

 

张幼玲是张玉环同村的一名医生,他说当年公安宣布张玉环是凶手,所有人都信了,后来得知他一直喊冤,家人生活苦不堪言,又决定帮他重启申诉。张玉环回村后,依然没什么人和他接触,张幼玲希望案件继续追查真凶,给受害者家属交代。

 

张玉环回家的那天下午,在距张家村400多公里外的武汉市,张玉环村里的村医张幼玲也一直在用手机关注着张玉环回家的新闻。

 

今年7月9日,江西省高院对“张玉环案”开庭再审时,张幼玲曾到了江西省高院,本以为那天张玉环会被当庭宣判无罪释放,结果法院宣布择日宣判。到了真正宣判的时候,他未能到南昌亲眼看着张玉环被改判无罪。

 

得知张玉环被无罪释放,张幼玲感到心里埋藏了十几年的包袱终于可以放下。“张玉环案是因我而起,如果我当时没建议被害孩子家属报案,也许就没有这起近27年的冤案,这件事我也一直放在心里。”张幼玲对界面新闻说。

 

这些年,张幼玲经常回想起1993年的那一天中午,他听说村子里失踪的两个孩子遗体在下马塘水库找到,于是骑着自行车过去。他见到两个孩子遗体的时候,孩子家属已准备将遗体下葬。

 

张幼玲看见小孩两边面颊上有明显的勒痕,像拇指一样大的点,好多地方有淤血的痕迹。其中一个小孩的脖子上还留着手指印,口腔没有泥土,腹腔也没有水。他和受害孩子的家属说,这是一起谋杀案,让家属赶紧报案。这桩杀人案就这样被撕开了一道口子。这桩凶杀案在当时的张家村引起了轰动,警方封锁村庄,逐户排查村民,村子里人心惶惶。

 

案发几天后,张玉环被警方作为犯罪嫌疑人带走,警方宣布该案告破。“警方宣布的案情情节非常详细,那时我们村里的人都相信遇害孩子是张玉环杀的,也根本不知道他是被逼供的。”张幼玲回忆称。

 

 

警方称“花生米”是没有人为他伸冤,要不早出去了

 

2002年,张幼玲去监狱看望一个服刑人员,对方向张幼玲说:“你们村有一个叫张玉环的人,天天在牢里叫冤,又是自杀又是闹,搞得大家都不得安宁,都讨厌他。”这时,张幼玲开始知道张玉环在监狱叫冤。

 

张玉环被狱友称作“花生米”,因为大家都觉得他将要被枪毙——“挨花生米”。张幼玲后来还听到一位民警说过,“花生米”是没有人为他伸冤,要不他早出去了。张幼玲听到心里觉得难受,他开始觉得张玉环真的是被冤枉的。

 

2017年,张幼玲的心里实在压不住,就和一个关系要好的记者说起了这个案子。那位记者给他提供了两个律师的联系方式,一个叫王飞,一个叫尚满庆,张幼玲也找到了张民强,把这个事情的经过告诉他。

 

 

张玉环回去了,有一些人却“逃离”了

 

张玉环告诉记者,这些天,他走进村庄时,会特意与村子里熟悉的亲友邻里们打招呼,“我觉得我是堂堂正正地回来的。”

 

在回到村子里以后,张玉环听村里人提起了当年那两个受害男童的家庭境况:受害男童张振伟的母亲刘荷花,在张玉环入狱后不久,她的次子在第二年时也不慎落水出事,接连的打击让她的身体每况愈下,尽管后来她又生了两个儿子,但张玉环案再审的消息让她夜不能寐,刘荷花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:“我好难受,天天睡不着。”在张玉环回来不久,她便离开了村子。

 

另一个受害男童的家庭同样也遭遇了不幸。在儿子遇害的第二年,全家人便早已搬离村庄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受害男童的母亲舒爱兰便质问:“如果他不是凶手,那谁是凶手?”

 

这种疑云笼罩了整个村子。记者走访村民时交谈发现,依然有部分村民对张玉环案平反一事表示不理解,有人怀疑他有关系,有人怀疑他是“钻法律空子”。

 

“我们看网上说,他是‘疑罪从无’,并不是完全没罪,只是证据不足而已。”一位外姓的中年农妇告诉记者:“村子里,不相信他的人还是会有。”

 

张玉环听说了这些质疑后,露出无奈和惊异的神情,“为什么还会有人怀疑?”他说。他坚信,只有找出真凶,才能还自己一个彻底的清白。尽管他知道后续的追责过程将会格外漫长,但是他依然想坚持。每一个帮助张玉环回家的人,从“曹映兰”们到“王飞”们,也都盼着能等到拨云见日的时刻。

 


最新文章更多